图片展示
详细内容 更多+

借母溪的脚步声

作者:吴茂盛     浏览:1200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7-07-04 15:41:23 来源:沅陵文化旅游

吴茂盛先生原创散文——借母溪的脚步声

    一觉醒来,又是雾霾漫天。

    窗外。一片迷蒙。我不敢推开窗户,浓浓的雾霾已经统治了外面的世界。我望不到蔚蓝的天空,也看不到窗外常见的建筑物,即使一米开外的树木,也是影影绰绰。

    曾经,我以为雾霾离我居住的城市——长沙很远,我以为它只光顾北京、天津、上海,与我们遥不可及。然而现在,它仿佛远来的侵略者长驱直入地冲进我们的城市,用扑朔迷离的“武器”,彻底地把我们与外面精彩的世界徐徐分开。

    雾就是雾。霾就是霾。压抑、苦闷、忧伤、迷茫……雾霾,伤害着我们的肺,伤害着我们的心灵,伤害得我们束手无策苦不堪言。

    此时此刻,端坐在书桌前默默发呆的我,越发怀想半个月前的沅陵之旅了。

    记得那是阳光灿烂的日子。我随湖南作家采风团一行和沅陵来了一次无比亲密的拥抱。

    这是一次零距离的拥抱,炽热的体温犹在。酉水幽幽,武陵苍苍。二酉藏书的传说,把思绪撩拨得很近。龙兴讲寺的钟鼓,把记忆拉扯得很远。而借母溪的脚步声,更是把快乐的时光踢踏得很远又踢踏得很近……

    那天,县里安排一台中巴车七弯八拐把我们送到陈家溪村村口。村口的山坡上耸立着几栋纯木结构的吊脚楼,古朴、典雅。远远地,我们看见木制的小桥,桥下流水潺潺,清澈见底;溪边,一位清秀的女人正在搓洗着衣裳;她的身边躺卧着一只懒洋洋晒着太阳的小黄狗。见有人来,小黄狗倏地站起来,不停地向我们吠叫。那位女人随着狗叫声抬起头来,侧过身不好意思羞涩地向我们微笑。

    这情景,让我不由不想起马致远的《天净沙·秋思》。马致远笔下的小桥流水人家尽管幽雅闲致,但是浸透着冷清与暗淡,充斥着浓重的忧伤。而今,这眼前的景致是多么静美,多么阳光啊。

    这村口是进入借母溪的必经所在。我们一行十几个人鱼贯而入,溯溪而上。

    借母溪位于沅陵县北部,地处云贵高原向江南丘陵过渡的第二阶地,是武陵山脉南支向东南方向伸延的中低山部分,是一处国内罕见且保护完好的沟谷原始次森林带。

    借母溪原本不叫借母溪,而叫寄母溪。为什么叫寄母溪呢?因为流传着一个意味深长的故事。相传,永顺一名知县奉命到长沙府赴任,他租了一顶轿子,抬着老母欢天喜地前往。途经此地时,因群峰高耸、重峦叠嶂、山路曲折,轿夫们精疲力竭实在走不动了,便停下来不愿再走。正在进退两难之际,知县想,这里风景十分秀丽,而母亲身体孱弱,何不寄养在此?等我在长沙稳妥之后,再来接她老人家也不迟呀。于是,知县花钱在溪边的山坡上建了一栋小木屋,把母亲安顿下来。此后,这蛮荒之地便有了自己的名字:“寄母溪”。也许是公务繁忙,也许是官场险恶,那戴着乌纱帽的知县一去长沙便了无消息。母亲,也许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。而独居深山的老母,从此过着孤苦伶仃的日子。在老人屋旁,住着一个土家族孤儿,他将这一切看在眼里怜在心头,便将老人认作了自己的亲娘。后来,“寄母溪”就理所当然成了“借母溪”。

    借母溪,这个无比温暖的名字就这样流传了下来。

    故事尽管年代久远、时间不详,但今天想来,依然五味杂陈。

    也许是远离了喧嚣的城市,也许是抛开了烦人的俗事,一过村口,同行的作家诗人们已如离弦之箭,一个个张开双臂,激情满怀地扑进了奇山秀水的怀抱:借母溪,我们来了!

    说实话,于我借母溪最迷人的是溪水。

    这里的水非常清洌,清得游鱼历历可数,清得令我陶醉。

    可惜我们来时已是金秋十月,借母溪恰好是枯水季节,有些地方已经断流,溪谷中铺满了千奇百怪的石头。在石头上小心翼翼地行走,又是别有一番情趣。

    借母溪中两侧山崖陡壁上,随处可见溶洞,洞中水流直泻,形成瀑布,大一点的悬挂如白练,宽窄不一,非常迷人。小一点的飞流如玉珠,五彩斑斓,美丽极了。瀑布落在不深不浅的水潭中,溅起朵朵涟漪,小鱼追逐着涟漪自由自在地游弋。此情此景,使我不禁想起自己少年时代写的一首诗《捉鱼》:

    清清的小溪清清 清得

    小鱼已看见了我

    我挽着裤腿去捉鱼

    飘飘的衣袖被溪水浸湿

    被捉的 不是鱼

    而是我

    今天,我可能捉不到鱼了。而被捉的,毫无疑问又是我了。

    当然,借母溪的美还数那郁郁葱葱的森林。

    这里的地质年代非常古老。从中生代的侏罗纪开始,这里的地理环境变化就非常小,受到的第四纪冰川的影响不大,加上群山重叠,山峦起伏,深涧峡谷,有利于植被种类的再分化。所以借母溪得以保存了大量的第三纪或第三纪以前的古老物种。比如榛、青檀、黄杉、闽楠、桢楠、种萼木等都形成了大片的群落。银杏、伞花木、巴东木莲、香果树在溪边随处可见。

    溪边,我曾见过一棵叫不出名字的树。树干挺拔,枝繁叶茂,大约有十几米高。树叶呈广卵形,叶边有锯齿,片片像蝴蝶的翅膀一样美丽。沅陵的本土作家谢绍友告诉我,这是珙桐。珙桐是1000万年前新生代第三纪留下的孑遗植物,在第四纪冰川时期,大部分地区的珙桐相继灭绝,而仅有的在中国南方幸存下来的也非常稀少。它是植物界今天的“活化石”,被誉为“中国的鸽子树”。

这不得不令我惊讶万分。

    是啊,正因为有了这么多知名的和不知名的或叫不出名字的各种古树,借母溪的天空才如水洗一般的蔚蓝,借母溪的空气才如天然氧吧一般的清新……

    其实,借母溪最令我迷恋的还是它的石板路和石板路上踢踢踏踏的脚步声。

    从陈家溪到借母溪再到金竹溪,最后到达胡子溪,这条路全程大约30公里,沿途不时出现汀步、栈道、石板路、沙石路、铁索桥、小木桥……路面并不宽,还不足一米,但非常工整、厚实。修路不易,由于不通公路,汽车是不可能开进来的,所以钢筋、水泥、石材只能靠人工从外面搬运进山。挑、背、抬,不一而足,想尽了一切办法。

    如今,我们走在上面,脚下踏实,心里妥帖。

    曾几何时,借母溪几乎无路可言。只有一条羊肠小道,在山里在溪边七拐八拐、绕来绕去。一会儿盘大山,一会儿绕溪水。路边古木参天,怪石嶙峋,崎岖险峻,每走一步都异常艰难。

    闭塞与落后,贫穷与无奈,便是当地百姓生活的真实写照。

    路,对于人来说实在太重要了,它是生命的象征。活着,不论多么艰难多么困苦,只要有“路”,就有希望。这就是我们常说的“出路”。假如活不下去,无路可走了,那就是“死路”。死路一条,带给人的只有绝望罢了。

    是的,千百年来,借母溪人背上背的是像山一样的柴火,而肩上挑的是像山一样的山货。大山,几乎压垮了他们的理想;大山,几乎压碎了他们的自信。而一条稍微像样的路,在他们看来,也只有于日思夜想的梦中才能出现啊。

    兴奋的作家诗人们早已疾步如飞,远远地把我落在了后面,只有谢绍友陪着我边走边聊。他还告诉我,借母溪的由来有两个版本,除了“知县寄母”,还有一个版本。不过,这个版本更令人心酸。他说,由于此地闭塞贫穷,没有女子肯下嫁如此荒僻之地。当地男人为了传宗接代,只好到邻村或更远的地方请女人进山,借腹生子。等女人生下孩子后,再悄悄地把人送走。孩子长大后,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姓甚名谁。

    两个版本,不管哪个真哪个假,但都与路有关。我纳闷,既然这样,为什么不修一条宽阔的公路呢?谢绍友说,不破坏,就是最好的保护。这也是县里决策者们经过反复论证与深思熟虑的结果。

    难怪走在路上偶尔看见工人们施工,他们是那么认真、专注、细心,一些动作还那么小心翼翼。一路上,我们根本看不到人为留下的些许“伤痕”。还能说什么呢?感谢他们吧,正是因为他们的精心呵护,借母溪才还是原来的借母溪,借母溪才还是原生态的借母溪。

    是啊,借母溪,这条新修的石板路仿佛一条欲飞的银蛇,蜿蜒在青山绿水之间;又如同一幅绵长的画卷,融入天然山水。行走在路上,十步一景,清泉流瀑,云山变幻,美不胜收。一路且行且停,你不得不感叹,陶渊明钟情的地方也不过如此吧。

    我们时而在平坦的石板路上慢步,时而沿着高低起伏的山坡拾阶而上,时而从青石垒起的小桥穿行。我们的脚步或轻或重,或急或缓,或快或慢……踢踢踏踏之声不绝于耳。我们的脚步声惊飞了林中的小鸟,吓跑了溪中的鱼儿,赶走了茂密的树枝间挤进来的阳光。我们的脚步声似乎全被溪水打湿了,带着唐宋遗落下来的韵致,深一声浅一声,落在了流连忘返的溪边。

    大概走走停停四个多小时后,我们的队伍终于陆陆续续到达了借母溪村的一家客栈。这家客栈是村支书开的,纯木结构吊脚楼,三十多间客房。像他这样规模的客栈,村里就有好几家,客人不断,生意不错。

    我们也许是因为被沿途的美景迷醉了,行走之艰难早已抛在了脑后;而一旦停下来,就发现不是那么一回事了,这时有人说腰疼,有人喊脚痛,一个个累得人仰马翻。热情的老板娘赶紧端茶倒水,招呼我们坐下来休息。喝了几口茶后,我突然想起一整天都没有与家里联系了,于是掏出手机打电话,我左打右打就是打不通。坐在我旁边的诗人陈惠芳一直抿着嘴笑,这时我才猛然想起,原来没讯号啊。

    没有手机没有互联网,我们好像一下子与世隔绝了。与世隔绝的晚上,一夜无梦。

    一早起来继续赶路。我们昨天走的是上借母溪,也就是明溪,而今天必须爬到峰顶、翻过这座山,再下到溪谷,才是下借母溪。

    下借母溪才是真正的借母溪。

    借母溪似乎比明溪更美。在这里,画家乐山,摄影师乐水,驴友乐险,诗人乐奇……我们带着不同的喜好,也许是一块石头,也许是一间老屋,也许是一棵古树,也许是一条溪水,都会带来无限的惊喜。当地人告诉我,你不同的季节来就能欣赏到不同的景致:春有花红柳绿,夏有杨梅野果,秋有红叶如荼,冬有银装素裹。春夏秋冬,阴晴朝暮,山岚雾嶂,时地不同,景观迥异……

    久居城市,一下子徒步30公里实属不易。我们时走时停又走了将近3个小时,终于走出了借母溪。在金竹溪村口,那台熟悉的中巴车早已迎候在那里。

    一上车,我突然发现手机有信号了,便惊喜不已。这就是借母溪,能让你什么都可以想,也能让你什么都可以不想。由于一天一夜没有与外界联系,我便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手机里有些怎样的信息。我一看,上面未接电话不断地显示出来。再细看,很多条都是年迈的母亲打来的。信息充满了手机,且不断地显示出来,我不知道母亲拨打了多少次。于是,我赶紧拨打母亲的电话。这时,手机铃声响了,第一个电话就是母亲打来的。手机里传来母亲责备的声音:“在哪里呢,手机怎么总关机?打一整晚也打不通!你是不想要我这个妈了吧?!”

    我想说但说不出一句话来。我只感觉耳边夹杂着母亲的吼声、借母溪的水声,还有从溪边传来的时远时近的脚步声……

    我说不出话来。我早已泪流满面。


    吴茂盛,1971年出生,湖南祁阳人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湖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,湖南省评论家协会会员,湖南省东方诗书画院常务副院长。现实批判实力派作家,上世纪八十年代校园诗歌运动代表人物之一,归来者诗群重要诗人。十四岁发表作品,十八岁出版诗集,中学时代被评为“全国十大中学生诗人”之一和“全国优秀文学少年”称号。作品曾获潇湘文学奖、丁玲诗歌奖、全国青少年新诗奖、兰州军区《西北军事文学》首届优秀诗人奖等十多次奖项。部分诗歌入选几十种年度选本,并翻译成英文。曾就读于零陵师专中文系、辽宁文学院作家班。大学毕业后在报社工作十多年,任记者、编辑,新闻部主任。曾任中央党校中国市场经济报驻湖南记者站站长、《新世纪周刊》主编,最高人民检察院《法治中国》电视栏目执行制片人。著有诗集《诞生在冬天的孩子》、《无尘的歌唱》、《独旅》、《到达或者出发:编年诗选》和长篇小说《驻京办》、《招生办》。《驻京办》出版后,引起强烈反响,成为上榜热门图书,被誉为《现代官场现形记》;《招生办》也一度高居各图书城畅销书排行榜榜首。

分享
QQ好友
新浪微博
微信好友
更多
>>>
推荐给朋友
QQ好友
新浪微博
微信好友
QQ空间
腾讯朋友
人人网
豆瓣
百度贴吧
网易热
印象笔记
复制网址

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 | 招商引资

  公司地址:沅陵县沅陵镇滨江大道古城御景二楼

电话:0745-2516693  传真:0745-2516693  湘ICP备16013376号-1

技术支持:闻道新媒体 | 微视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