图片展示

长河如诗 ——沈从文与沅陵(辰州)

作者:沅陵文化旅游建设投资有限公司 浏览: 发表时间:2021-08-13 15:58:53

——沈从文与沅陵(辰州)

 
从地理上来说,沈从文来到沅陵是一种必然。沅陵,古属楚巫中之地,战国属楚黔中郡,汉高祖五年(公元前202)置县,是旧时湘西地区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军事中心。早在2300年前,当长安直通西域的“丝绸之路”还未形成之前,沅陵便是连接内陆和沿海的“海上丝绸之路”重要节点,那时,沅水、酉水两大“黄金水道”,帆影如云,码头密布,商旅不绝,货通天下。在过去湘西人心目中辰州(沅陵)是跟汉口是同等重要的大码头,能去一趟沅陵或能到沅陵置业是无数湘西人梦寐以求的事,沈从文也不例外。
沈从文在沅陵自由而快乐的日子没多久就结束了。一九一八年,沈从文所在部队被派到今怀化中方一带清乡剿匪。在随后的一年零八个月里,沈从文看到的是杀戮和残暴,是成百上千被砍下的头颅。部队除了杀人似乎无事可做,兵士除了看杀人,似乎也是没有什么可做。沈从文差不多也习惯了这种血腥的生活,习惯了开口即是“老子”或“杂种”的粗野日子。直到有一天军中一位有文化的秘书对他说:“啊呀呀,小师爷,你人还那么一点点大,一说话也老子长老子短!”或许正是这句话让沈从文开始意识到:人还可以、还可能以另外的姿态活在这个世界上。 
在留守的日子里,沈从文每天照例逗留在辰州的长街和码头上,过着悠闲而无聊的日子。但此时的沈从文,却已经有了很真实的寂寞。看着那条长河里千百年来就往来不断的船只、木排和长街、码头上的船夫、商人和妓女;那些熙熙攘攘、匆匆而过的人面和隐藏于繁华背后的人生百态,让沈从文那颗惯看过血腥,曾经麻木和漠然的意识开始变得柔软和悲悯。他后来无不深情的写到“我欢喜辰州那个河滩,不管水落水涨,每天总有个时节在那河滩上散步。那地方上水船下水船虽那么多,由一个内行眼中看来,就不会有两只相同的船。我尤其欢喜那些从辰溪一带载运货物下来的高腹昂头“广舶子”,一来总斜斜的孤独的搁在河滩黄泥里,小水手从那上面搬取南瓜,茄子,成束的生麻,黑色放光的圆瓮。那船在暗褐色的尾梢上,常常晾得有朱红裤褂,背景是黄色或浅碧色一派清波,一切皆那么和谐,那么愁人……美丽总是愁人的。我或者很快乐,却用的是发愁字样。但事实上每每见到这种光景,我总默默地注视许久。我要人同我说一句话,我要一个最熟的人,来同我讨论这些光景。”
在沅陵的这段经历,为沈从文日后的文学作品提供了厚重的生活与人文积累。这在沈从文先生中的作品中也有大量印证。一九三五年至一九三八年间,沈从文的《从文自传》《湘行散记》《湘西》《芸庐纪事》等散文集中的大量作品都直接或间接地写到了沅陵。比如《沅陵的人》《鸭窠围的夜》《一九三四年一月十八日》《一个多情水手与一个多情妇人》等等。可以说,沅陵是探讨和研究沈从文创作思想与艺术价值绝不可回避、也无法回避的地方。就连沈从文先生也从不掩饰地称沅陵是他的“第二故乡”。

一九二三年,受新文化运动的影响沈从文想去“看些听些使我耳目一新的世界”。他告诉陈渠珍他要去北京读书,读书不成便去做一个警察。这时,他的军人父亲也跟随部队来到沅陵,并把他母亲及九妹都迁到了这里。沈家也已经有了在沅陵修建住宅安家的打算。沈从文经酉水路过沅陵,在与家人短暂团聚后便启程去了北京,那里有一个更大的、且充满未知与陌生的世界在等着他。这是沈从文第四次到沅陵,也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父亲。

一九三四年的这次沅陵之行距沈从文先生初到辰州已过去十六年了。当乘坐的小船透过飘渺的水烟,远远看到辰州税关上的飘扬旗帜时,不禁百感交集,柔情似水。“我坐到后舱口日光下,向着河流清算我对于这条河水这个地方的一切旧帐。原来我离开这地方已十六年。十六年的日子实在过得太快了一点……这地方是我第二个故乡。我第一次离乡背井,随了那一群肩扛刀枪向外发展的武士为生存而战斗,就停顿到这个码头上。这地方每一条街每一处衙署,每一间商店,每一个城洞里作小生意的小担子,还如何在我睡梦里占据一个位置!这个河码头在十六年前教育我,给我明白了多少人事,帮助我作过多少幻想,如今却又轮到它来为我温习那个业已消逝的童年梦境来了……望着汤汤的流水,我心中好像忽然彻悟了一点人生,同时又好像从这条河上,新得到了一点智慧……我来了,是的,我仍然同从前一样的来了。我们全是原来的样子……山头一抹淡淡的午后阳光感动我,水底各色圆如棋子的石头也感动我。我心中似乎毫无渣滓,透明烛照,对万汇百物,对拉船人与小小船只,一切都那么爱着,十分温暖的爱着!我的感情早已融入这第二故乡一切光景声色里了……(《一九三四年一月十八日》)。这部凝聚着爱情、乡情和乡土风情的《湘行书简》,收录了沈从文先生第五次沅陵之行的性情文字。它是沈从文先生献给沅陵、献给他生命中那条河流最好的礼品。时至近日,仍然有无数的沈从文的崇拜者从桃源到沅陵,沿着这条河流寻访当年先生夜泊的码头,以一种独特的精神之旅向沈先生致敬。
那是个动荡年月,天地之大,已难容一张安静的书桌。随着战事紧迫,一九三八年,沈从文先生迁往昆明,这一去便再没有回到沅陵。一九四二年远在云南的从文先生在给家人的信中仍念叨着要回沅陵、回芸庐过年。然而,动荡的岁月再没有给他机会,反给他许多失去亲人的痛苦。他最疼爱的九妹沈岳萌在乱世中精神错乱,送回芸庐后流离失所,后被乌宿乡下的一名莫姓瓦匠收留,最终卒于穷苦。而留着沅陵的弟弟沈荃亦在1950年死于非命。今天,我们很难猜测沈从文先生离开沅陵的那一天是怀着怎样的心情。毕竟,这块深铭于先生灵魂的土地,承载了他太多的记忆,太多的眷恋。只是他一定没想到,这一走竟是与至亲的“十年生死两茫茫”便是与这块土地和故园的永远的诀别。
一九九五年,五强溪水电站蓄水,沈从文笔下的沅陵老城沉于水底;
辰州犹在,长河如诗。


明星推荐
没有相关联内容!
图片展示

公司地址:沅陵县沅陵镇滨江大道古城御景二楼

联系电话:0745-2516693     传真:0745-2516693

版权所有©  沅陵文化旅游建设投资有限公司

关注我们

技术支持:闻道新媒体 | 微视窗

 湘公安备案43122202000190号

图片展示

专注户外探险活动

 

版权所有© 某某某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     网站地图
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使用企业微信
“扫一扫”加入群聊
复制成功
添加微信好友,详细了解产品
我知道了
湘ICP备16013376号-1